yabo sports官方授权-【17-01-25】心与心的距离(cp复仇之影x冰雪女王)

前期冰雪女王攻。后期就有点受了。设定是冰雪女王是雪人谷挺有威望的精灵,复仇之影是因为某些原因来到雪人谷的。

白色是这里的主色调。冰天雪地始终是唯一的景色。呼呼风声是常年飘荡在雪人谷半空中的唯一旋律。

极目茫茫,很难看见别的颜色。雪人谷土生土长的精灵基本上通体雪白,平常也不出来活动,显得整个场景格外死寂。

从高处俯视,视力再糟糕的精灵也会发现白雪地上一个蠕动的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黑点。难得这不毛之地还会有不知名的外来精灵,平时隐藏身影的冰系精灵开始蠢蠢欲动,都想要从这个外来精灵身上劫一些经验或者有价值的东西。

外来精灵一动不动,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不知道是因为毫不恐惧还是因为太过惧怕。

看那只精灵弱不禁风的外表,八成是接不下这一招的。獠牙猪得意极了。别的躲藏着的精灵看着有些眼红,却很绅士地没有插手,等待最后一刻那只精灵的反应。

等到光芒散尽,倒地的却是獠牙猪。他轰然倒下,激起了许多雪尘。而那只精灵却好像一点事儿也没有。

雪巨人不想放过这个欺凌弱小还可以打劫的机会。满天被扬起的雪被雪巨人凝聚成一团,砸向伫立在雪地之上的精灵。

雪巨人的出现让所有在场的冰系精灵都感觉没了希望,但是那只依旧一动不动的精灵又给了他们一些。虽然这群冰系小精灵打不过雪巨人,但是他们还是希望奇迹可以发生,那只外来精灵可以同打败獠牙猪那样打败雪巨人。

在雪球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外来精灵的时候,奇迹的确发生了。只不过和预想的有些不一样罢了。

“又是你!”雪巨人在看清楚来人之后,说话的语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愤怒,“冰雪女王,你不允许我欺负雪人谷的精灵,好,我听你的。我打个外面的精灵得点战斗经验,你还有意见?”

冰雪女王没有理会雪巨人,转身看向那个她从没见过的外来精灵。别看样子还挺好,真是情况可糟糕了呢。拿着长时间奔波甚至中毒的身体硬生生扛了獠牙猪的突进,又一招击败。

雪巨人心里很憋屈,他上次跟雪原狼王死磕受了伤,去找冰雪女王想要请她帮自己治疗,却被冰雪女王打了出来,还被警告不要窝里斗。可是现在,她居然拿效果这么好的治疗技能去帮一只不知来历的精灵……

“让开!”恢复了精力的外来精灵一把推开了冰雪女王,轻松一跃闪过了雪巨人的攻击。

烈焰囤积。炽热火焰在一瞬间将雪巨人紧紧包裹。雪巨人习惯了彻骨的寒冷,却从未体验到烈焰焚身的感觉。这是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周围的冰系精灵都倒吸一口冷气,牢牢记住了那只外来精灵的外貌,以避免哪天不长眼惹了这位可以一击轻松打败雪巨人的老祖宗,吃不了兜着走啊。

“你叫什么?从哪里来的?”冰雪女王看了看片刻便灰飞烟灭的雪巨人,暗暗叹于这强大的攻击力。

高黎贡山?冰雪女王大概可以猜到复仇之影身上的毒在哪里中的了,估计是在穿越树林的时候被不知道哪只毒系精灵攻击了。

“那个方向,就可以到维苏威火山了。那个地方适合你。”冰雪女王指向正西方。

冰雪女王给复仇之影指明了方向,嘱咐了几句:“过高黎贡山的话小心那些毒系精灵,别中毒了,我没法保证你会不会再遇上一个能帮你治疗的宠物。”语罢,转身离去。

复仇之影收回目光,眼神在渐渐远去的冰雪女王和西方地平线之间跳跃。如果她真的去到维苏威火山,凭她的实力完全可以在那里占到一席之地。

踌躇片刻,复仇之影最后看了一眼正西方,将无尽的憧憬与幻想全部埋葬在日落的方向。她跟在冰雪女王的后面,走得很慢,每一步每一个脚印,都表示着复仇之影对未来家园的放弃。

蜷缩在自己洞穴里的冰系精灵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满天飞雪。冰雪女王踏雪而归,她后面跟着一只他们从未见过的精灵。她们两个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多不少正好十米的距离。

等到快要临近自己的住所时,冰雪女王转身,眼睛正好对上了复仇之影:“跟着我做什么?怎么不回去?”

“这儿不适合你。”冰雪女王虽然觉得复仇之影的确可怜,但是雪人谷留下一只战斗力极高的火系精灵,无疑于留下一颗定时炸弹,“你无亲无故,留在这儿你打算怎么办?”

“我……”复仇之影明白冰雪女王很不希望自己留在这里,她闭上眼睛,泪水从眼眶涌出顺着脸颊留下。从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受了重伤独自逃出,穿过高黎贡山遭遇强大的毒系精灵攻击,最后跑到了雪人谷,这一路复仇之影没有落泪。但是现在……

“别哭。这里很冷,液体都会被冻住的。”冰雪女王到底有些心软,做出了一点让步:“我送你去维苏威火山吧。”

复仇之影用手背随意地拭去眼泪,咬牙跪在彻骨的雪层上:“我不去。”维苏威火山有什么好去的。她一旦决定的事情,绝不悔改。她真的想要留下来。

冰雪女王看复仇之影也不像是穷凶极恶的精灵,大概也不会闹出多大的事情。如果真的出了事情,大不了她扛着。再大的事情,不是还有自己么。

复仇之影轻叹一声,浑身只感觉着轻松不少,好像可以放下了沉重的担子。总算不用东奔西跑了……她席地而坐,对于冰窟的低温,复仇之影调动身体里的火系力量还是可以应对的。

不管从不同审美的宠物的视角还是从洛克们的视角去看,冰雪女王的确是很漂亮的。复仇之影盯着冰雪女王那双蓝色的眸子,脑子隐隐约约浮现出一片从未见过的湛蓝色的广阔无垠的水面,带着一种博大。

“看什么?”冰雪女王把冰窟的每个角落仔细搜查一遍,确定在她离开的那段时间里没有人闯入之后才注意到复仇之影一直盯着自己看,挑眉问。

“没有……”复仇之影赶紧转头把目光转到别处,冰层也好像微微泛着蓝光,“你,很漂亮。”

冰雪女王慢慢朝着复仇之影走近,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嘴真甜。不过想一下,你还是第一个说我漂亮的宠物。”

复仇之影呆呆看着微笑的冰雪女王,心里突然想说些什么但是那些话涌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你那么好,为什么那个大雪人还要打你?”复仇之影问。

冰雪女王犹豫一会儿紧依着复仇之影坐下,以认真的语气回答复仇之影的问题:“他不是要打我,是要打我们。没办法,我不擅长攻击。虽然他平时对我挺客气的,但是他一个不高兴来攻击我,我也没办法。”

“那个,姐姐,我打得过他呢。”复仇之影说道,语气中隐隐可以察觉到一种快夸我的感觉。

“是,你很厉害。”冰雪女王揉揉复仇之影的脑袋,“在整个雪人谷,你都算是强的了。”

你快要睡着的时候,一只手轻轻揉着你的脑袋。手带着一点冰冰凉凉的感觉,动作轻柔,舒服得你不想抗拒。

空灵的声音以钟声为背景通过听神经传到你的脑海里。这声音同人的动作一般温柔。

你吃完晚饭独自一人躲在房间里打算跨年。一个人果真无聊,你打了个哈欠眼皮再不受中枢神经的控制。

突然一只手抓住你的羽绒服领子往后面用力一拉,把你连人带椅子一起拽到地上。你从地上利索地爬起来正要跟拽倒你的人讲讲道理却被那一把按着坐到地上。

“不高兴?”她脸靠得更近,你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垂下的头发在两个呼吸气息间轻轻飘动,“开心点。”

雪人谷的白日极短,黑夜却十分漫长而寒冷,而且暴风雪就有可能在黑夜的某个时刻悄然降临,没有任何预兆。对于天生对寒冷有抵抗力的冰系宠物来说,最可怕的应当是在黑夜不能出去的那段时间的无聊寂寞。

现在的冰雪女王一点儿也不寂寞无聊,甚至还有些累。她一边将冰窟里的温度升高一定范围,一边关心着趴在她怀里的复仇之影的情况适当调整冰窟内的温度。

然而对于复仇之影来说这一觉睡得不能再舒服了,醒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张精致的容颜。还有比这更舒适的感受吗?

冰雪女王见复仇之影差不多已经从朦朦胧胧到了彻底清醒,轻轻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可爱:“今天你待在这儿,我去外面看看。”

“我能不能跟去?”复仇之影心里涌现出不安的情绪,该不会想丢下自己一走了之吧?

看着冰雪女王一脸不愿意的表情,复仇之影心里的不安在那一瞬间被无限地放大。“哦。”复仇之影失落地低声应了。

冰雪女王其实也有自己的想法。她绝对没有打算对复仇之影不管不顾,毕竟既然收留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宠物就要对其负责。冰雪女王只是不希望复仇之影太过多地出现在冰系宠物的视线里,复仇之影越没有存在感,她才越不会有麻烦。

“算了,跟我一起去吧。”冰雪女王看着复仇之影再一次心软让步了。她强调道:“要一直跟着我,别乱走。”

这是雪人谷又一个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出来活动的精灵挺多,昨天雪巨人的事儿被传得沸沸扬扬。

“哟,冰雪女王啊。”冰封怨灵主动和冰雪女王打了个招呼,眼光却一直落在复仇之影身上没有离开,果然下一句就转移到复仇之影身上,“这就是昨天把雪巨人打败了的宠物吧?那可真是厉害。你把她带回家,是不是跟传闻的一样打算养个攻击力强的保镖?”

好不容易应对走了冰封怨灵,正好路过的雪原狼王一改平常的孤傲清高,主动过来,语气里带着担忧:“冰雪女王,我听我们狼群里有狼说你领了一只不知名的火系宠物做妹妹,听说还不弱。要知道你这是在雪人谷安了个定时炸弹。”

“有任何事情请尽管来找我,发生任何意外我担着。”冰雪女王虽然有点奇怪怎么到了雪原狼王这儿复仇之影又变了个“身份”,却还是很郑重地对雪原狼王承诺。

冰雪女王看着雪原狼王意味深长地瞧了自己一眼便转身离开,把身后的复仇之影与自己的距离稍微拉近一些。

“冰雪女王。”饮雪狂兽迈着满满高贵气质的步伐走近,正好看见了这幕画面,道,“咳。冰雪女王,我知道每只宠物都有些不同于其他宠物的认识和各不相同的观念,这个我会很尊重。但是,如果你打算因为私人原因而留下一颗可怕的炸弹的话,我觉得这有点不合适……嗯,其实冰系的漂亮女孩儿也不少啊,为什么一定要死吃着外族这一口呢?不介意的话我还可以帮你做个媒,找个更好的没问题……总之你放心,大人估计会同意,那时候我保证雪人谷不会有一只宠物有异议。”

冰雪女王一时间没理解饮雪狂兽的话,疑惑地看着眼前带着商量口吻与自己说话的饮雪狂兽,片刻才恍然大悟,便赶紧解释:“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看着她不像是特别凶恶的宠物,又觉得她形影相吊无亲无故有些可怜,而且帮过我。”

“不用解释了,我知道。”饮雪狂兽摇头,举起他的前爪在空气中挥了两下又指了指复仇之影,“留?出事了你能负责?”

“我想我自己可以。”复仇之影站了出来。她在这些实力强大的冰系宠物的话语中隐隐约约听出了他们的意思,那是不支持反对自己待在雪人谷。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从雪巨人事件上面看到了这样一只宠物留在雪人谷会引起什么样子的狂澜。

饮雪狂兽没有理会复仇之影,眼睛一直盯着冰雪女王,等着她的回答。“作为她的姐姐,她惹出了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替她担这个责任。”冰雪女王看着饮雪狂兽的眼睛道,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好吧。”饮雪狂兽放弃了劝动冰雪女王的希望,他心里抱着到底是什么让冰雪女王那样好说话的人变得固执的疑问,丢下一句话缓慢走开,“希望你会后悔。”

复仇之影拉了拉冰雪女王的手,把她从飘荡在远处的思想一下子拉了回来:“姐姐,我是不是应该听你的话?”

冰雪女王没有说话,把复仇之影搂进自己怀里:“我想你应该听我的话。但是你就算今天不跟我出来,明天,后天,只要他们记得你,你一出现就会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情。”

“我……”复仇之影内心中好像有什么将所有的糟糕情绪全部聚集在一起,再酝酿成温热的眼泪。

做个监护人不容易啊。冰雪女王可以看到前路漫漫,她和复仇之影都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这点小小的冰霜就算是融化成水也无法浇灭烈焰,复仇之影深谙这一点,并没有把这招当回事,将火球向下一抛。

本来不大强劲的寒风突然变得势卷天地,在空中做着落体运动的火球轻易便被寒风影响偏离原来的轨迹。火球落到远处,所波及的范围极限就在冰雪女王脚边。

复仇之影慢慢从空中下来,看着攻击与地面碰撞时候造成的巨大窟窿,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还是打不过吗?明明都可以造成那么强大的伤害了。

冰雪女王走近复仇之影,莞尔一笑:“很厉害。以后要注意别太在意攻击力的大小,多多关注对方招式和所处地形对你的影响。”

自从上次之后数年的时间,冰雪女王就再也没有把复仇之影往外面带,自己也很少出门。复仇之影慢慢长大,实力也慢慢增强,就是变得有些孤僻,对冰雪女王,也没有像刚刚领来的时候那么依赖。最近这段时间有时候冰雪女王出去连续好几天不回来,她也没有着急。就算是一起睡觉,复仇之影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趴在冰雪女王怀里。

“我可以找别的宠物打吗?”复仇之影把目光从那个大窟窿转移到冰雪女王身上,问道。

“不可以。他们打不过你,你会对他们造成伤害的。”冰雪女王十分干脆地否定了,“跟我打打不行么?”

那么怎么行啊,根本舍不得打过去……复仇之影低头,一副外人看来异常失落的表情:“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乖。”冰雪女王目送着复仇之影远去,她自己心里也有一些失落,也许到底不是隶属同一系,说话没有太过多的共同话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zgt.net/,洛克王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